涉嫌虛開發票12億,檢察院最終決定不起訴

時間:2019-03-14 來源: 作者:梁雅麗 瀏覽: 打印 字號:T|T
  近日,由京都律師事務所梁雅麗律師代理的姚某涉嫌虛開發票案,公訴機關最終作出不起訴決定。虛開發票罪是2011年刑法第八修正案新增的一種罪名,因此最終獲得無罪或不起訴的案例比較少見,尤其是涉案數額特別巨大的案件。

  2017年10月,姚某因涉嫌虛開發票罪被檢察院起訴至法院,梁律師在一審階段接受委托擔任其辯護人。盡管介入時間晚,案件極其復雜,但是經過詳細閱卷、會見當事人、實地調研、梳理相關判例中的無罪辯點、制定詳細辯護方案等精細化、專業化的辯護工作之后,梁律師認為本案不宜認定為犯罪。隨后,梁律師向公訴機關提交了律師意見書,經過艱難地溝通與說服,最終公訴機關對姚某作出了不起訴決定。

  條分縷析:詳細閱卷,圖解整個案情

  梁律師經過詳細閱卷和會見當事人后發現,案件極其復雜。首先,從涉案金額上看,本案涉嫌虛開發票12億,數額特別巨大;其次,從涉案時間上看,所涉建筑工程時間跨度長達近10年,期間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數次變更,涉案合同也曾多次做過仲裁,相關案情還曾被中央電視臺報道過;再次,從涉案人員和機構數量上看,本案涉及數十幾個公司和相關機構,相關涉案人員近百人。最后,從程序方面看,本案經歷了偵查罪名由行賄罪變更為虛開發票罪,3次延長羈押期限,最高檢指定外省檢察院審查起訴,退回補充偵查2次。

  為了厘清所有相關公司與人員之間的關系,并為后續辯護工作奠定基礎,梁律師做的第一個工作便是運用圖示法,在一張圖上清晰地展現整個案件中相關公司與人員之間的關系,以及整個案件的來龍去脈。

  躬行實踐:實地調查研究,尋找案件突破口

  然而,“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僅僅閱卷和會見當事人還不足以了解案件的全貌,發現案件的疑點,如有涉案現場的案件,辯護律師還必須親自去現場查看。因此,為了更深入地了解案情,尋找案件的突破口,梁律師數次南下,親赴涉案的幾個現場調查研究,并走訪了涉案的相關公司、機構和人員,發現了本案存在諸多疑點,從而成功尋找到案件的關鍵突破口:證據無罪之辯。

  他山之石:檢索相關判例,總結無罪辯點

  本案中,被告人堅決認為自己無罪。為了更好地制作辯護方案,梁律師在多個數據庫中檢索到了3個無罪判例和18個不起訴決定書,并從這些案例中分析整理出實體、證據和程序三個方面近30個無罪辯點。結合本案所有證據、被告人的辯解和實地調查報告,梁律師經過研究認為,本案至少符合其中的4個無罪辯點,并在隨后提交的律師意見書中附上了所有相關無罪判例和不起訴決定書,并詳細闡釋了相關的證據無罪理由。

  水到渠成:精細化辯護,檢察院最終決定不起訴

  經過上述精細化的辯護準備工作,梁律師認為本案不宜認定為犯罪,制定了以“證據無罪之辯”為主的辯護方案,主要辯護理由如下:

  第一,本案是否存在真實的土石方工程,是否存在虛開發票,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首先,本案現有書證(包括土石方工程合同、土石方工程款的協議書和仲裁裁決書、驗收和確認手續等)可以證實,土石方工程是真實存在的;其次,關于土石方工程是否存在的鑒定意見也存在重大問題,無法證實土石方工程不存在;再次,有關土石方工程是否存在的相關證人證言,并非專業的工程人員的證言,屬于典型的意見證據,應當排除。

  第二,土石方工程及開票行為是公司行為,并非被告人姚某的個人行為。因為所有土石方工程合同都是以公司名義簽訂的,負責履行、驗收、確認工程合同的相關人員都是職務行為,并非個人行為;而且,具體的開票行為也是履行公司已簽訂合同的公司行為,負責指揮、溝通、實施開票的相關人員同樣都是職務行為,并非個人行為。

  第三,在決定、聯系和具體實施開票期間,姚某并非企業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也不參與公司經營,并非開票行為的直接責任人或負有直接責任的主管人員,這一點有相關董事會決議和工商注冊資料予以證實。而關于姚某在此期間系企業實際控制人的相關證人證言,皆屬于意見證據,且沒有相關證據印證,應當排除。此外,公安機關兩次遠程勘驗工作記錄的內容,僅能證明姚某收到部分相關郵件,也不能證實姚某在此期間系企業的實際控制人。

  第四,姚某對于土石方工程及開票行為并不知情,并未實施指控的行為。首先,具體聯系掛靠相關公司的工作是由公司前任董事長在指揮,姚某并不知情,后期才知道公司掛靠的事情。其次,2012年第一次開票是公司前任董事長具體負責的,姚某不知情,2013年的第二次開票則是公司前任董事長過世前早就已經聯系好的,他死后的繼任者姚某及相關工作人員僅僅是按照他之前的安排,繼續完成了開具發票的具體程序工作,而且繼任者姚某對這些發票所對應的數年前的土石方工程是否存在并不知情。最后,也最為重要的是,整個工程款在相關公司的流轉進出都是公司前任董事長在負責指揮,姚某繼任之前早就完成了,因此,姚某對相關資金的流轉進出并不知情。

  鑒于此,梁雅麗律師向公訴機關提交了律師意見書,經過艱難地溝通與說服,最終檢察院采納了辯護律師的核心意見,“認為偵查機關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在案證據不能證明姚某系犯罪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或直接責任人員,不符合起訴條件,依法決定對姚某不起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