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期到10年徒刑,新型犯罪的辯護之道

時間:2019-02-28 來源: 作者: 梁雅麗,鄭飛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6年3月時,鄭州市的一名“80后”王某某看中了炒外匯項目。在考察了幾家公司后,王某某經人介紹收購了一家新西蘭持牌外匯公司,將其更名為ACN公司后開始在國內開展業務。

  ACN是一個外匯按金交易平臺,但未經國家相關機構批準,王某某等人招募了相關工作人員和代理商,通過收取客戶手續費和獲取客戶虧損營利,涉案金額近2億元。

  這是近年來新興的一種網絡投資類違法行為,被告人大多以私設的外匯、期貨等平臺,或依托大宗商品交易所,在網上尋找客戶,通過與客戶“對賭”的方式將客戶“炒外匯”“炒期貨”的虧損轉化為自己的收入。

  問題在于,此類行為的定性存在巨大爭議。據報道,在司法實踐中,部分被認定為非法經營罪,部分則被認定為詐騙罪。究竟應該被定性為詐騙罪還是非法經營罪,在公安偵查、檢察院公訴、法院判決的不同階段都有不同的主張。

  作為本案的第一被告人,王某某需要對涉案的近2億元巨款負責,如被判詐騙罪,將觸及最高刑無期徒刑。2018年7月,王某某果然被以詐騙罪起訴至法院。

  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梁雅麗律師在一審審判階段接受王某某委托,組建由鄭飛律師等參與的辯護團隊。通過庭前多次會見被告人,仔細查閱案卷材料,研究相關外國法,并咨詢相關金融和法律專家,結合相關法律規定、指導性案例和眾多類似判例,律師團隊認為本案并不構成詐騙罪,系典型的非法經營類案件。

  近日,王某某案宣判,法院采納了梁雅麗律師的辯護意見,王某某被判犯非法經營罪,獲刑10年。通過這次成功辯護,梁雅麗團隊不僅讓當事人從面臨無期徒刑到被判處10年徒刑,最大程度維護了被告人的合法權益。更為此類私設外匯按金交易平臺類案件貢獻了一個經典案例,從而為準確定性此類行為提供了參考。

  “若涉淵水”:王某某私設外匯按金交易平臺,被控詐騙近2億元

  王某某案具有網絡投資類案件的一些共性:根據判決書,王某某等人尋找客戶的手段具有欺騙的屬性。他們雇傭一些業務員,偽裝成單身中產女性,在社交工具、婚戀網站尋找潛在客戶。添加好友后,就以自己盈利頗豐為借口,向對方推薦ACN平臺,勸他們在平臺上入金炒匯。

  ACN平臺是王某某花費9萬美金,從一名新西蘭人手里收購的,這家公司持有新西蘭合法外匯監管牌照。隨后,王某某等人又聯系簽約了第三方支付公司,購買了MT4行情接收軟件,以及數據流通商AM提供的外匯行情數據。

  ACN平臺設有AB兩個資金通道,進入A通道的客戶資金先進入王某某等人在第三方支付公司開設的帳戶,然后再通過一種特殊的聯動機制,最后進入國際市場,即ACN平臺跟流通商AM對接的一個程序會根據客戶下單的情況,自動同步在流通商AM處下單。交易過程中客戶虧了,ACN平臺在AM下的單就會虧;客戶賺了,ACN平臺在AM處下的單就會賺。通過這種聯動機制,實際上是在真正炒外匯,是在國際市場上對賭外匯的漲與跌,進入了國際外匯市場。進入B通道的客戶資金進入ACN平臺在第三方支付公司開設的帳戶,在ACN平臺內交易,與代理商對賭??突г贏CN平臺每交易1手(1000美元),平臺收取手續費30美元,由平臺與代理商協商分成,其中平臺收取5美元或7美元不等,其余歸代理商所有。

  根據被告人供述,代理商拿走了“利潤”的大頭。一名主要代理商陳某供述稱,代理商類似于一個莊家,在和客戶對賭,客戶虧的錢就是他們賺的錢。另據供述,平臺承諾只收手續費,客戶虧損的錢全部歸代理商。

  2018年7月23日,因通過誘導客戶頻繁交易套取高額手續費、騙取客戶賬號密碼后直接操作致使其虧損、引導客戶止盈不止損等方式獲取客戶交易手續費和虧損,王某某等18人被以詐騙罪起訴到法院。涉案金額近2億元。

  如果罪名成立,因涉案金額特別巨大,被告人王某某可能被判無期徒刑。

  “慧心巧思”“”接受委托、組建律師團隊,精心制定辯護方案

  梁雅麗律師在一審審判階段接受王某某委托,組建由鄭飛律師等參與的辯護團隊。盡管介入時間晚,涉案人員眾多,案情極其復雜,還涉及外國法,但律師團隊仍然克服重重困難,從程序、證據、事實、定性、判例、量刑等方面精心制定了辯護方案。

  通過庭前多次會見被告人,仔細查閱案卷材料,研究相關外國法,并咨詢相關金融和法律專家,結合相關法律規定、指導性案例和眾多類似判例,律師團隊認為本案并不構成詐騙罪,系典型的非法經營類案件。

  最核心的事實是:ACN公司擁有新西蘭合法外匯監管牌照,交易是真實的。

  辯護團隊認為,ACN公司擁有新西蘭合法的FSP外匯監管牌照,購買使用了正版MT4交易軟件,采用了AM外匯流通商有償提供的實時、真實的外匯行情數據(K線圖),因此交易是真實的,指控的犯罪金額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梁雅麗律師認為,ACN公司是一個買漲買跌的無實物交割的標準化合約交易平臺,是一種變相期貨交易,是真實的而非虛假的交易。

  具體原因包括:

  第一,ACN平臺不存在虛構事實的情況,交易是真實的;

  第二,ACN平臺設置AB通道、資金沒有進入國際市場不構成隱瞞真相;

  第三,王某某等既未實施,也未授意、指使他人實施詐騙;

  第四,ACN平臺既無非法占有客戶資金的故意(只收取交易手續費),也無非法占有客戶資金的行為,因為客戶的出入金完全是自由的;

  第五,最重要的是被害人的財產處分行為并非基于認識錯誤,而完全是一個自愿的投資對賭行為。因此王某某等人的行為不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

  此外,辯護團隊還調研分析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參考》中第727號劉溪案、第1021號鐘小云案和第330號高國華案,以及各級人民法院已經生效的48個同樣使用MT4軟件的類似判例。得出結論認為:本案更接近非法經營。因為這些案件在客觀上的交易模式相同,在主觀上均是為了獲取手續費而非客戶的投資款。

  “曲終奏雅”:改判非法經營罪,實現有效辯護目標

  功夫不負有心人,盡管困難重重,但經過辯護律師團隊精心細致的辯護,最后法庭采納了辯護人的意見:認為被告人王某某等人在國家規定的交易場所以外非法從事外匯按金交易,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應當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而在案證據不能證實各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而不構成詐騙罪。

  判決書幾乎全部采納了辯護團隊的核心辯護意見:客戶可以根據國際實時外匯價格走勢買漲買跌,可以自己操作或者委托業務員操作,投資期間有虧有盈,可以自由選擇繼續投資還是退出投資,且資金通道不同,并不影響客戶盈虧,各被告人并未直接非法占有客戶投資款,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客戶交易為虛假交易。

  最終,一審法院判決王某某有期徒刑十年,與無期徒刑相比,刑期大大縮減,辯護效果顯著。